金融
首页>金融>正文

牌照缩量、违规频频 中小支付机构如何负重前行

2021-04-0610:42:39来源:北京商报作者:岳品瑜 刘四红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2021年第三方支付行业仍在负重前行。4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央行官网披露的数据进行了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央行共注销39张支付牌照,批复的支付牌照仅剩232张。相较于牌照数量的缩减,支付机构收到的罚单却仍高企,今年以来,央行披露了至少14份罚单,罚没金额达8683万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监管对机构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加大,部分中小支付机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牌照价值下降。未来,支付业务可与场景不断结合,与生态形成协同,此外,还可从支付拓展到细分服务,开展多元化业务。

39张牌照被注销

第三方支付牌照仍在持续缩量。4月1日,央行官网披露了2021年以来注销的首张支付牌照——山西金虎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金虎”),这也是央行披露的第39家被注销支付牌照的公司。

信息显示,山西金虎于2013年7月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覆盖范围为山西省。2018年7月,山西金虎完成第一次续展,牌照有效期至2023年7月。不过,2021年2月26日,山西金虎主动申请注销支付牌照。

对业内来说,支付机构主动注销支付牌照并不足为奇。事实上,在央行最新公示的已注销许可机构中,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牌照成为“销牌”大户。当前,随着移动支付的便利化,预付卡的支付体验失去优势,业内多数认为,没有业务生态作为支撑的预付卡业务价值明显下降。

注销牌照其实是近年来中小支付机构艰难生存的一个缩影。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牌照被“弃”外,也有6张银行卡收单牌照、5张互联网支付牌照被注销。其中,有支付机构因出现存在大量挪用客户备付金、伪造财务账册和业务报表等严重违规行为,扰乱支付服务市场秩序被央行依法注销;也有支付机构因多次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银行卡收单业务等相关管理规定,牌照未获得央行批复续展。

“前些年,支付行业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乱象频生,从2015年开始,央行严控了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出台了备付金、分类监管等办法。鼓励现有机构兼并重组、持续发展健全市场退出机制。”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2016年之后,央行暂停新支付牌照的核发工作。在牌照续展方面,比如存续期未实质开展过支付业务、长期连续停止开展支付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等机构,不符合续展条件不予续展,因此支付牌照数量持续下降。

针对牌照缩量,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则指出了三方面原因,一是行业经过前期洗牌,市场已经比较稳定,在主要业务场景已被覆盖的情况下,业务布局较慢的机构将被逐渐出清;二是在互金整治大背景下,部分支付机构盈利缩水较大,因新增量支柱行业又未出现,所以支付机构业务受到较大冲击;第三则是线下收单公司面临聚合支付等新兴机构的激烈竞争。王蓬博认为,目前支付行业整体利润率偏低,后续牌照应该会保持缩量。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表示,支付牌照持续缩量是大势所趋,一方面伴随着监管政策的收紧,一批合规性存在缺陷的机构被淘汰出局;另一方面,随着第三方支付市场的马太效应加剧,一些前景渺茫、经营困难的机构主动选择放弃业务而退出市场,预计后续缩量仍将持续。

不过,2021年1月,央行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条例中明确了新设机构的条款,在业内人士看来,待条例实施后,支付牌照的审批有望重新开闸,不过总体看,支付领域的市场准入和管理将会加强。

14张罚单压顶

根据央行披露,截至目前,央行批复的支付牌照仍剩下232张。不过,在经营承压、监管趋严的生存环境下,在营支付机构可谓是“负重前行”。

自2021年开年以来,央行公布的支付机构罚单数量已达14张,包括1张千万元级巨额罚单以及3张百万元级罚单,罚没金额共计8683万元。其中,国通星驿因存在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条码支付业务风控制度不健全、未按规定开展收单交易风险监测、未按规定存放客户备付金等12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央行合计罚没6971万余元。

除了罚单金额高,“双罚”趋势也愈加明显。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14张罚单中,有8张涉及到责任员工处罚,大部分涉及到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等反洗钱不力行为。

北京商报记者从多方了解到,支付机构被罚不止,符合市场预期。在业内看来,目前支付业务红线主要涉及反洗钱和收单业务管理规定,包括套码、二清和套现等是最常见的问题。

马太效应下,支付机构在合规路上任重道远。在苏筱芮看来,机构首先应从制度方面进行规范,例如针对风险较高的交易制定专门的风险管理制度,加强合作方管理;此外还需要优化合规管理架构,引入合规领域的专门人才,深入学习和研究最新合规要求;应根据制度细化落实各项措施,例如建立支付交易风险监测系统,建立特约商户信息管理系统,借助科技手段将合规工作抓实抓细;最后,应警惕各项红线,机构不得挪用结算资金,如发现可疑交易和涉及洗钱、欺诈等风险事件的,需立即采取措施;发现涉嫌违法犯罪的,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寻找“大树”

中小机构被洗牌出局的另一面,是不少支付机构也在伺机突围。有分析人士称,寻求强力股东并购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

继拼多多、携程、字节跳动等多家互联网巨头收购支付牌照后,3月底,又一支付公司讯联智付发生股权变更,华为收购讯联智付100%股权,也就是说,华为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了支付牌照。

“支付业务对于生态型互联网巨头来说非常重要,基于支付的高频和金融属性,其商业价值、数据价值和用户价值都非常高,已经成为各家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标配。”在于百程看来,支付牌照的价值并不只是支付业务本身,而是构建互联网业务生态的重要基础设施,例如抖音、快手、华为等都在近一两年时间内积极布局支付。

这一现象并非孤例。2月,信联支付变更注册资本,并发生了股东、主要人员等系列工商变更。在股东层面,信联支付由山东高速集团全资控股变更为持股90%,同时新增万集科技股份、金溢科技股份等6家企业。

针对中小支付后续发展,于百程进一步补充,目前,监管趋严以及对违规的处罚力度加大,部分中小支付机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牌照价值下降。因此,支付业务的未来,一方面是与场景不断结合,与生态形成协同;另一方面是从支付拓展到细分服务,比如商户数字化综合服务等。

王蓬博则建议,“机构后续可在合规的基础之上拓展多元化业务。从产业链角度来看,应该更多地做一些基础的商业打磨,比如线下商户积累,从相关行业的SaaS软件供应商入手更简单”。

责任编辑:冯莉(EN015)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