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首页>金融>正文

水滴、轻松两大网络互助平台相继离场 网络互助未来该怎么走?

2021-03-3117:39:54来源:北京晚报作者:潘福达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通过参与网络互助,用户每个月分摊几元钱到十几元钱就能获得几十万元的互助保障——曾经凭借低门槛、便利性等优势一度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行业突然“变天”,两大平台在短短两天时间内相继宣布离场。水滴互助3月26日晚发布关停公告,称将于3月31日18时正式终止互助计划,这也是继3月24日轻松互助宣布关停之后,紧接着又一个倒下的网络互助巨头。随着监管趋严,网络互助行业或将无法游走在互联网和保险的模糊边界中,新一轮洗牌在所难免。

普惠保险冲击网络互助

在公告中,水滴互助表示将进行业务升级,具体内容看指的是通过保险升级会员保障。对于终止原因,水滴公司CEO沈鹏在致水滴全员公开信中提到“网络互助毕竟不是保险,未来仍然面临未知和不确定性”。他表示,近年来各种普惠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不断出现,用户有了更多选择,“保大病”也在向“保健康”的方向发展,因此是时候对业务进行调整和升级。

“网络互助不是保险”道出了行业所处的尴尬境遇。不同于传统保险,网络互助计划是一种互助性经济组织,在核赔模式、兜底机制方面与保险存在重大差异。网络互助计划不是保险,不会像保险产品一样有法律约束的责任和义务,也不会影响保险产品的正常购买。

用户规模下降分摊金额攀升

近年来,随着理赔案件的增加,各网络互助平台均摊金额持续上升,互助计划参与人数呈下降趋势,多家平台已渐显疲态。

以网络互助巨头相互宝为例,记者查询发现,平台分摊人数从2021年1月第一期的10100.76万人下降至3月第二期的9463.49万人。分摊人数下降、救助人数不断增加,意味着每个人的分摊金额也在增长。2020年,平台人均分摊金额约94.2元,而2019年约为30元。

有业内观点认为,在没有解决好顶层设计、监管机制前提的时候,网络互助商业模式在国内难以长期推广。

专家呼吁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

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撰文提到,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2021年1月,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该平台关停的主要原因,下一步将对网络公司开展互助业务给予进一步关注,了解其运行的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措施。

不少专家学者都积极呼吁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孙洁建议,将网络互助纳入银保监会监管框架内,加快网络互助行业立法。在立法条件成熟前,可在银保监会指导下先由行业协会牵头构建行业统一规则,组建行业组织,规范经营行为,补齐制度短板。

责任编辑:冯莉(EN015)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