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首页>金融>正文

消金大礼包雨露均沾有点难 头部公司受益多

2020-11-1116:54:51来源:证券时报作者:胡飞军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近日本报曾独家报道,银保监会办公厅向各地银保监分局下发相关文件,降低拨备覆盖率要求和拓宽融资渠道促进消费金融公司与汽车金融可持续发展。

据证券时报记者最新采访了解,尽管这是针对行业的“礼包”,但并不是所有的消金公司都能够拿到政策红利,尤其是涉及融资渠道政策,包括发行二级资本债等,对消金公司盈利水平、风控能力是否获得市场认可等有密切关系,头部消费金融公司有望直接受益。

此外,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今年8月最高法下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以来,截至目前不少消金公司所宣称的利率已有所下调,但要实际达到低于15.4%的水平依然有难度。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监管支持拓宽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等融资渠道,允许发行二级资本债等,有利于消费金融公司扩大融资渠道,进一步降低资金端成本,从而为降低贷款端利率水平助力。

政策礼包利好消金头部

2017年以来,消费金融行业是规模增长最快的金融子行业之一。

进入2020年,尤其是受疫情冲击,包括教育培训、医疗美容、旅游和长租公寓的消费场景受重创,整个行业都面临增速放缓、坏账上升的境地。

在此背景之下,银保监会的政策犹如行业“甘霖”。据悉,银保监会的通知文件中,拟将消金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向属地银保监局申请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30%,汽车金融公司可以申请将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5%。

同时,监管还支持消金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机构通过银登中心开展正常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且可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券补充资本。

“这一通知将有利于消费金融根据业务发展和风险防控需要,适时灵活补充资本,为消费金融市场发展和风险防控带来利好,也展现了监管对消费金融未来发展的态度和信心。”马上消费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不过,亦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这是行业利好政策,但并不是所有的消金公司能雨露均沾,最终还是利好头部的消费金融公司。

以二级资本债为例,二级资本债是清偿顺序列于金融机构其他负债之后、先于股权资本的债券,发行二级资本债的要求就包括“连续三年盈利”等条件。

实际上,由于新开业或经营出现问题,能达到近三年连续盈利的消金公司在行业内亦不多,例如华融消费金融公司去年亏损近2亿元,今年上半年继续亏损0.05亿元。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消费金融公司融资渠道比较有限,主要是股东增资、向金融机构借款、同业拆借、发行金融债和信贷资产证券化等,明确发文鼓励两类机构可以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属于首次,二级资本债的期限比较长,有利于改善资金期限结构,并且有利于提升资本充足率。

“当然,并非所有公司都能拿到政策礼包,类似于ABS和金融债也仅仅是头部消金公司在做,发行二级资本债也是需要达到审核要求和市场接受,比较利好于资金比较紧张的头部消金公司或规模扩张较快的消金公司。”于百程表示。

降低利率落地有难度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监管文件提及,强化消费者保护,准确把握并主动适应国家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政策导向,内部挖潜,努力降低管理成本、获客成本和风险成本,最大限度降低利费水平。

“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和保护消费者权益方面,很重要的一点是降低利率水平,惠及借款人。通知中提出通过多种手段最大限度降低利率水平,这一方向,与最高法降低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的导向一致。”于百程分析。

今年以来除了市场环境变得更为严峻,以及包括蚂蚁、平安、小米等巨头入场加剧竞争外,消费金融行业也面临严厉的监管环境。今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调整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至4倍LPR即15.4%,作为持牌机构也难言不受约束。

证券时报记者在支付宝页面中多家消费金融公司的展示页面发现,不少消费金融公司已经悄然下调相关产品的借贷利率,宣称年化利率在9.12%~10.95%。

其中,包银消费金融在支付宝中展示宣称日利率低至万2.5元,即年化9.12%,而此前8月,包银消费金融在支付宝中的“包你贷”利率为23.94%。

其余,例如马上金融、招联金融、河北幸福消费金融、锦程消费金融相关借贷产品宣称的最低利率折算年化利率分别为9.12%、10.58%、10.95%和12.5%。

“降低利率水平是大势所趋,这些是宣称的最低利率,具体客户利率要根据客户的资质来定。”某家持牌消金公司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优质客户能拿到15%以内的利率,一般的客户还是在20%左右,但已经没有了以前多达30%的利率水平了。”

值得一提的是,两大互联网民营银行利率水平似乎并未大幅调整,例如微信中微粒贷的日利率为0.045%,折算年化为16.425%,网商银行年化利率为12.19%。

“消金公司成本摆在那里,除非头部消金公司议价能力强能够拿到更低廉资金,通过科技手段降低获客和风控成本,才能进一步降低贷款利率水平。”上述消金公司人士表示。

“对于任何金融机构而言,降低利率水平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消金公司资金成本比银行高,客群比银行差,利率肯定比银行高。”于百程表示,此次政策拓宽消金公司融资渠道包括发行ABS等,对降低消金公司利率有实质性帮助。

例如,马上金融今年4月发行的2020年首期ABS,发行规模17.05亿元,其中,优先A档票面利率仅为3.5%,创下了该公司ABS发行利率新低,也远远低于银行、信托等机构的资金成本。

责任编辑:冯莉(EN015)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