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首页>金融>正文

暴涨暴跌,东方金钰还能翻身吗

2019-02-1510:40:41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2019年春节刚过,此前一直在风暴旋涡中下坠的热门股东方金钰(600086.SH)突然在2月11日、2月12日连续收获两个涨停,大批受利好消息刺激的投资者携资金进入。然而好日子只持续了两天,2月13日,东方金钰一开盘就大跌近6%,全天下跌2.87%;2月14日开盘就继续下跌。前两天追涨进入的投资者欲哭无泪,心情犹如坐了一回过山车。

这一轮急速涨跌源于一次胎死腹中的收购行动。

2019年2月1日,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晚间,东方金钰公告称,本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 下称兴龙实业)的股东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对东方金钰完成实际控制。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已经长跌许久的“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而言,这确实是一个极具刺激性的利好消息。哪怕收购方此前的“黑历史”众所周知,并且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东方金钰的股价仍然连拉两个涨停。

熟悉A股的人都知道,此次的收购方中国蓝田就是昔日的“造假退市第一股”蓝田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而中国蓝田的法人代表瞿兆玉也正是原蓝田股份的法人代表。中国蓝田还被称为“伪国企”,其和农业农村部(原农业部)之间的权属关系一直扑朔迷离。

收购方的敏感身份引起各方关注。2月10日,春节假期最后一天晚间上交所给东方金钰发出问询函,直指本次收购的一系列关键问题,包括中国蓝田与与农业农村部的关系、股东构成、资金来源、股东构成等。

2月11日晚间,东方金钰公告回复称因中国蓝田未能提供相关材料,暂时无法回复。

2月12日,上交所再次发出《监管工作函》,要求东方金钰对收购的全过程以及中国蓝田的实际控制权等情况做出如实说明。

同一天,中国蓝田法人代表瞿兆玉接受《证券日报》采访称,“东方金钰给我发过来一个中国蓝田的一个会议纪要,有6个人签字,其中5个人都不是中国蓝田的员工,此事是中国蓝田一位高管的个人行为。这个会议纪要无效,我没召集也没参加会议。”

2月12日晚间,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中国蓝田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鉴于相关事项仍有待核实,同时出于对广大投资者负责的态度,经公司及实际控制人赵宁审慎讨论决定,暂时终止上述股权转让事项。

很显然,中国蓝田宁可放弃此次借壳回A股的行动,也不愿将自身的相关情况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此次收购更像是一次事先已安排好善后措施的试探动作,而保持警觉的上交所反应迅速地出手将其制止。

难过的是两个交易日里看到涨停冲进去的投资人。而失去这次利好机会的东方金钰,此后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吗?

债台高筑的东方金钰

东方金钰恰逢多事之秋。2018年至今,公司多次爆出债务问题。2018年6月首次爆出债务违约后,7月25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累计逾期未偿还债务达9.16亿元,还有尚未到期的债务高达73亿元。

2018年10月29日,东方金钰及其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合计达到21.89亿元,占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2019年1月15日,东方金钰公告显示,公司再度新增未清偿债务16.7亿元。与此同时,由于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证监会还向东方金钰下达了《调查通知书。

1月22日,联合信用发布公告,决定将东方金钰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该公司发行的“17金钰债”公司债券信用等级由“BB”下调至“B”,并继续将公司主体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展望调整为“负面”。

根据公开信息测算,在未来的两年内,东方金钰还有50亿左右的债务即将到期。而2018年三季报的数据显示,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5796万元,在122亿元的总资产中,负债有9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4.59%。

更雪上加霜的是,东方金钰2018年全年业绩巨亏。根据业绩预告,公司2018预计将亏损9亿元-1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已经将手中持有的大部分东方金钰的股权质押,剩余部分全部被法院轮候冻结。此外,兴龙实业作为债权人还向东方金钰发起债务司法重整申请。如果债务重整不能顺利实施,公司即将面临破产。

执着于定增却屡战屡败

头顶中国“翡翠第一股”光环的东方金钰,是中国翡翠行业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东方金钰的前身是湖北上市公司多佳股份。2005年,多佳股份因连续两年亏损被披星戴帽,濒临退市。赵兴龙控制的兴龙实业与多佳股份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成为多佳股份的大股东,实现了借壳上市。2006年,多佳股份改名为东方金钰。

兴龙实业主营翡翠,在A股并没有对标公司,东方金钰一上市就受到了资本的疯狂追捧。从2005年0.31元的低点到2015年牛市20.46元的顶点,东方金钰收获了60多倍的涨幅。2007年,赵兴龙家族成为云南首富。

但自借壳上市以来,东方金钰的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流出,2006-2016年的十年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只有2年净流入,其他年份均为流出。为了改善资金状况,东方金钰曾多次谋求定增均失败。

2011年,东方金钰拟以19.42元/股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募集7.8亿元,这次的定增计划在公司数次下调定增价格后,于2013年4月终止。

终止一周后,东方金钰再次提交定增申请,拟以19.54元/股发行4606万股募资9亿元。在等待期间,大股东兴龙实业向金融机构借款4.5亿元,并转借给东方金钰。

这次定增在等待1年后,也胎死腹中。东方金钰和保荐机构华创证券于2014年1月27日向证监会提交了中止审查增发申请文件的申请,并于2014年4月收到了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

1个月后,东方金钰再次发布新的定增预案,拟募集不超过15亿元。此次的发行对象为瑞丽金泽,根据彼时的披露,瑞丽金泽也是赵兴龙家族所控制的公司,2015年2月4日,证监会核准了此次申请,定向增发成功。

2017年6月,东方金钰再发定增方案,拟募集金额达到29.82亿元。这次的定增计划在2018年1月初被监管部门否决了。这次定增被否与2014年的那次成功定增有关,而且牵涉到了原私募大佬徐翔。

在2014年的那次定增计划中,东方金钰非公开发行的对象为瑞丽金泽。定增成功后,根据中证登上海分公司出具的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书中,青岛市公安局冻结了瑞丽金泽持有的2.93亿股东方金钰,因为一位叫朱向英的女士称其在瑞丽金泽所持有的49%股份是徐翔出资,她是为徐翔代持。

徐翔案发之后,赵兴龙因涉案被刑事判决,瑞丽金泽所持的股份也全部被司法冻结。定增也自然被否了。

赵兴龙的儿子赵宁成为东方金钰的新“掌门人”。

2017年中,赵宁还以个人名义发倡议书鼓动公司员工进行增持,据当时公告显示,赵宁承诺员工增持公司股票一年之内如若出现亏损,将由其个人给予全额补偿。最终有32人响应,合计买入146.4万元。

但在股东员工增持后,东方金钰的大股东兴龙实业却开始抛售股票。

在2018年1月3日公布定增计划被否后,东方金钰随即在1月19日以“筹划重大事项为由”宣布停牌,这一停差点就停完了整个2018年。

而且公司在停牌三个月后才向外公告这起所谓“重大事项”。公告显示,东方金钰拟以17.26亿元收购金龙房地产100%股权、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交易市场和泰丽宫珠宝市场三大项目,而交易方式为现金分期支付。

已经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的东方金钰,哪有这么大的财力收购资产?2017年的财报中,公司现金只有不到61万元,银行存款也仅为8669万元。

上交所也注意到了东方金钰的“异常行为”,要求其说明收购资金的来源以及对公司负债率和现金流周转的影响。东方金钰没有做出明确回复。

停牌近一年之后,东方金钰于2018年11月2日复牌,并最终在2019年1月22日晚间发布了公告,宣布17.26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

现金变成存货只进不出

东方金钰巨额债务无法偿还,多年来执着于定增,其实就是想玩“借新还旧”的游戏。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在如此缺钱的情况下,买起翡翠原料来却毫不手软,这些买来的原料最终成为公司账面上居高不下的存货。

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三年间,东方金钰的翡翠以及黄金类存货不断增加,存货金额从2015年的55.92亿元暴涨至2017年的96.53亿元。2018年公司爆发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存货没有继续增加,但截至2018年三季度,公司仍然有高达96.38亿元的存货,占流动资产的91%。

账面显示,2017年东方金钰花费近25亿元大手笔采购翡翠存货319块,采购数量较2016年翻番。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对翡翠原石的估价是非常难以确定的。

对于这一异常行为,东方金钰在《关于2017年年度报告事后审核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说明,由于翡翠原石主要出产国缅甸加强出口管制,为了确保行业龙头地位及为未来扩大规模做铺垫,公司加大了翡翠原石采购以作战略性储备。

尽管从理论上说,作为存货的翡翠原石是稀缺性矿产资源,但从公司严重的债务危机来看,这部分存货的变现能力显然很弱。恐怕等不到翡翠原石变现的那天,公司就要破产重组了。

满目疮痍的东方金钰在2018年11月2日复牌后,股价一路跌停至腰斩,横盘之后又一路下跌。2018年1月2日,东方金钰的股价还有10.99元,到了2019年2月13日,股价只有3.38元了。(北青网滤镜报道组)

责任编辑:李盼(EN057)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2021转5029 13910035921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 老两口丢包互埋怨 “最帅警长”解围

    新春佳节,警长吕梦超在北京西站地下大厅,代表北京市公安局北京西站分局全体一线执勤民警,通过市局指挥大厅视频连线,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工作并接受总书记慰问。

  • 七旬老人为千年古街自制60个宫灯

    从2016年春节起,连续四年这条古街上都会挂起60个古色古香的宫灯,让整条街道一片喜气洋洋。这些宫灯都是村中78岁的村民袛喜贵义务制作的。

  • @年后求职者,这八大陷阱请绕行

    春节假期临近结束,很多年前跳槽的人也准备开始寻找新的工作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发布警惕求职应聘八大陷阱提示,提醒求职者们一定要擦亮眼睛,谨防被骗。

  • 闺女远嫁广东想吃手擀面 河南夫妻带面板跨3千里去做

    河南郑州,王大妈的女儿2015年远嫁广东惠州,因惠州以大米炒菜为主,吃手擀面就成了奢望。王大妈与老伴就买了一个大面板,带了2桶女儿爱吃的花生油,坐车3千里去给女儿做。

  • 绵阳老人寻���31年:春节儿子带着妻儿回家团圆了!

    去年12月,绵阳警方通过DNA比对,确认在广东打工的现名张毅的男子就是韩大爷失踪31年的儿子。今年1月6日,韩小君带着妻子回到绵阳韩大爷家中,与一家人团聚。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